材新教育网

而杨子荣的“笑”、“磕”、“吐”、“抹”、“说”、“坐”、“掏”、

简介: 而杨子荣的“笑”、“磕”、“吐”、“抹”、“说”、“坐”、“掏”、“抽”等一系列动作,把他沉着冷静、从容镇定、大智大勇的性格特征活灵活现地表现了出来,最终化险为夷,并除掉了小炉匠,全歼匪徒。

动作描写要完整地描绘每一动作的前因和后果,表现动作发生、发展乃至结束的过程,使读者获得如临其境,如见其人的印象,使人物在一系列动作中显露出独特的个性和内在的思想感情,塑造的人物形象显得丰满、完整、立体化。

动作描写的作用主要包括:体现人物的身份、地位;反映人物心理活动;表现人物的性格特征;推动情节的发展;突出主题。

社会上的人形形色色,由于所从事的职业和社会地位的不同,大概分为三六九 等。

小偷走路的时候总是不紧不慢,四处张望;军人则是脚步生风,目光如炬。

所以,动作有时候就是人物身份和地位的活名片,尤其一些文学作品中经典人物形象的经典动作令人过目难忘。

原文是这样的:“当女儿将储金室的房门钥源匙交还他时,他把它藏在背心口袋里,不时用手抚摸着。

临死前,他要女儿把黄金摆在百桌面上,他一直用眼睛盯着,好象一个才知道观看的孩子一般。

”神父来给他做临终法事,把一个镀金的十字架送到他唇边亲吻,葛朗台见到金子,便作出一个骇人的姿势,问想把它抓到手。

这一下努力,便送了他的命。

”临死之前,葛朗台的眼中只有金子,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心。

“藏、抚摸、盯”等动词,把他吝啬鬼的特点表现的惟妙惟肖,尤其最后竟然想“抓”到神父镀金的十字架占为己有,终于送了老命,也使守财奴至死不改的贪婪本性得到充分的体现。

与此类似的还有我国古代《外史》中的严监生死前那“伸”着的手指,最终使其成了世界文学名著人物画廊中的又一吝啬鬼的典型。

到了荣府大门前石狮子旁边,只见满门口的轿马。

刘姥姥不敢过去,掸掸衣服,又教了板儿几句话,然后溜到角门前,只见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人座在大门上,说东谈西的。

”挺胸叠肚者高人一等,与刘姥姥“掸”、“教”、“溜”“蹭”等动作所体现的窘态形成对比,显示出刘姥姥身份的卑贱和地位的低下。

人物丰富的内心感情不仅通过神态体现,动作也足以体现。

先是“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

”后是“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文大钱,放在我手里。

”之前用一个“排”字生动的显示了孔乙己虽然穷却还炫耀、得意的酸性,也表现出显示诚实的迂腐。

后面一个“摸”字,让人一眼就看出这时候的孔乙己已经年老体衰、酸气全无、生计维艰的窘状。

我国现代作家孙犁的小说《荷花淀》中的水生嫂在得知水生“明天要到去”的消息时,“女人的手指震动了一下,像是叫苇眉子划破了手,她把一个手指放在嘴里吮了一下。

”手指不禁“颤动”——苇眉划破手指,也是内心思想的颤动,写出了水生嫂没有思想准备,舍不得丈夫离去的细微心态。

性急的人行走如风,性慢的人踱着方步;开朗的人动作舒展,内向的人动作怯懦;面对强敌,勇猛的人舞枪弄棒向前冲,智慧的人判断形势避虚实。

可以说,动作最大限度地展示了人物的性格特点。

鲁迅笔下的阿Q是世界文学宝库中的经典人物形象,其“精神胜利法”成为国民劣根性的代表。

在《阿Q正传》的结尾部分,鲁迅先生不惜篇幅,细致描写了阿Q在法庭画圈的场景,让这个形象在尽力“画圈”中实现了他性格悲剧的“团圆”:“阿Q伏下去,使尽了平生的力画圆圈。

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但这可恶的笔不但很沉重,并且不听话,刚刚一抖一抖的几乎要合缝,却又向外一耸,画成瓜子模样了。

”阿Q“伏、使尽、抖、耸”的几个动作把“认真”画圈的样子活生生展现出来,并就在这“画圈”中稀里糊涂结束了自己生命,揭示了阿Q至死都不觉醒,麻木,愚昧,自欺欺人的性格特点。

我国现代军旅作家曲波的《林海雪原》是红色经典名著,塑造了少剑波、杨子荣、孙达德、白茹、李勇奇等英雄形象,尤其是根据真实事迹创作的传奇英雄杨子荣更是激励和影响了一代人。

在杨子荣只身闯匪穴,突遇小炉匠的危机时刻,作者生动描写了杨子荣一系列的动作、表情和语言,最终把危机化解。

“于是他噗嗤一笑,磕了磕吸尽了的烟灰…

慢吞吞、笑嘻嘻地吐了一口痰,把嘴一抹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共军呢?

你说说我这个共军的来历吧!

”说着他朝旁边椅子上一坐,掏出他的小烟袋,又抽起烟来。

”小炉匠一说出杨子荣“不是胡彪,是共军”,危急一触即发。

而杨子荣的“笑”、“磕”、“吐”、“抹”、“说”、“坐”、“掏”、“抽”等一系列动作,把他沉着冷静、从容镇定、大智大勇的性格特征活灵活现地表现了出来,最终化险为夷,并除掉了小炉匠,全歼匪徒。

动作描写不仅在塑造人物上至关重要,而且在推动故事情节发展上也有一定的作用。

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在《堂·吉诃德》中塑造了一个疯狂可笑又正义无畏的喜剧人物形象:“他浑身披挂,骑上驽骍难得,戴上拼凑的头盔,挎上盾牌,拿起长枪,从院子的后门出去,到了郊外…

”堂·吉诃德每次“骑马”、“戴盔”、“托枪”、“直冲”这一系列富有特征性、戏剧性的行为都成为一连串荒唐可笑的前导,动作描写具有凸现性格和推动情节的双重功能。

我国古典名著《三国演义》第三十四回有一段“的卢救主”的故事。

玄德乃加鞭大呼曰:“的卢,的卢!

”这一段精彩的故事,不仅有刘备回马纵马的急切和匆忙,被逼入绝境的狼狈,也有的卢“涌、跃、飞”的神奇。

可以说,没有这一系列人和马的动作,曹孙刘争霸就演变成曹孙对峙,甚至曹一统天下,三国历史将改写。

动作体现了性格,性格决定命运,典型人物的命运则与社会息息相关,因而,动作有时候直接能起到突出主题的作用。

若说动作突出主题的描写,非朱自清先生的《背影》莫属,那“肥胖的身躯艰难爬过铁路站台买橘子”的镜头,任谁也会在泪花中呈现。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

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

” 这个镜头描写的是越过铁路买橘子,但是由于从“背影”的角度去描写外貌和动作细节,则深刻表现了父亲爱儿子的深厚感情,也才使儿子感动得热泪盈眶。

在《子夜》的尾声部分描写了吴荪甫的一个片段,为全书以及主人公呈现了悲剧的结局:“他蓦地一声狞笑,跳起来抢到书桌边,一手拉开了抽屉,抓住一枝手枪来,就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窗外是狂风怒吼,斜脚雨打那窗上的玻璃,达达达地。

他的“狞笑”、 “长叹”,他的歇斯底里的“拉”、“抓”、“对准”等动作,都有力地暗示着吴荪甫悲剧命运的认识意义——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民族资产阶级难逃失败的结局,靠民族工业来发展中国只能是幻想。

动作在文章中的作用有的直接,有的隐秘,有的单一,有的复杂。

无论如何,动作都是人物塑造必不可少的描写对象,我们体会动作的重要作用就是高度审视文章中的动作描写,以进一步学习运用。


以上是文章"

而杨子荣的“笑”、“磕”、“吐”、“抹”、“说”、“坐”、“掏”、

"的内容,欢迎阅读材新教育网的其它文章